相关文章

搬家工人在广州搬家的故事|广州大众搬家搬屋搬厂预约电话

我在广州居住整整九年了,每次搬家都让胡浩还是觉得很郁闷。

大学毕业后胡浩选择了来广州工作。但是来广州后除除了工作的问题之外就是买房的事情了,而自己在一家小公司里上班,月薪还不到一千元。没办法,她只好占时住在同学那。

住在朋友那也不是长久的办法。一星期后,胡浩在崇文区租下一间平房。屋子十分简陋,屋顶结满蛛网,雨天还会漏雨。胡浩借来条帚把里里外外打扫得干干净净,又求邻居帮忙把漏雨的地方堵好;周末,又买来壁纸贴墙,买来盆花点缀,之后四处打电话邀请同学来做客.

但刚过一个月,房东就找到胡浩,说有亲戚从外地来京,要住这儿,请她马上搬走。突如其来的违约,让胡浩既着急,又生气,只好坐在床上流泪。哭有什么用?过了一会儿,她用纸箱把所有东西一装,叫一辆三轮车拉着全部家当,在大街上漫无目的地寻找住处。晚上十一时,拉三轮的再也不愿往前走了。恰好附近有一处地下招待所,胡浩决定就住这里。住地下总比睡大街强吧?

地下招待所离地面有5米,从早到晚不见天光。如果不钻出地面,根本就不知道白天黑夜、风雨阴晴。一个月过去了,带来的两盆花陆续死了,但胡浩活得好好的,工作越干越顺,职位也越来越高。钱多了,但不敢随便买东西,因为一搬家,这些东西就会成为累赘。

周末,如果天气晴好,胡浩就会拿几本书或者杂志,到附近公园找个亭子,一坐就是一天。“上班呆在办公室里,下班又住在地下,憋得难受。以前同学们叫我‘浩子’,再不出来走走,就真成‘耗子’了。”

这样过了大半年,城市要搞环境整治,这家不正规的招待所也将限期关门。胡浩只好再次搬家熥钪沼肓硗庖桓雠孩合租了一套两居室。刚住进去的第二天清晨,强烈的阳光唤醒了她。看到房间里的阳光,胡浩快乐得像个孩子.

1996年年底,一家生产照相器材的美国公司在报上刊登广告招聘员工,胡浩凭着自己的能力和表现被聘为公司项目经理。新公司、新岗位,胡浩的工作压力加大了,报酬自然也高了好多。电脑、电视机、冰箱、洗衣机……胡浩开始往家里添置东西了。

1999年,胡浩终于圆了住房梦。她利用积蓄和银行贷款,在北京东郊买了一处三室一厅的商品房。尽管每月要还三千多元的贷款,但生活总算安定下来了,胡浩觉得十分轻松。按照自己的意愿,她把家里布置得十分漂亮,并把父母接到北京住了好几个月。

生活刚刚稳定下来,胡浩又开始为出国“折腾”自己。尽管每天晚上九、十时才回家,她还是要看三四个小时的英语。“现在最缺少的是国际化人才,我最多算一个‘本地化’,有必要出去开阔眼界,换换脑子。”两年的功夫没有白费,胡浩终于拿到了英国一所大学的入学通知书。出国后房子谁来照看?胡浩胸有成竹:“我打算把房子租出去,用租金来还贷款。”

“总起来说,生活也来越好,住的地方也越来越好,终究还是离不开自己的努力,随见自己在广州闯荡的这几年里自己搬了很多次家,但是终于还是有了自己的一个家.